目前分類:Ruby the Dragon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RUBY DRAGON的故事的一千年前,這塊土地上並沒有人類居住。在這裡住著一群自稱為"龍族"的種族,他們的外型和人類相當的接近,唯一的差別是有著一對象怪物般的耳朵。龍族的天性相當的愛好和平,他們在這片土地中過著與世隔絕,自給自足的生活。龍族的人數不多,總共只有數百人,不過龍族的人們具有一種特殊的能力,就是當他們遇到危險的狀況的時候便會產生肉體上的變化。雙手會變成怪獸般的利爪,力量也會變得相當的強大,也因此他們在這片土地上並沒有天敵或者是威脅的存在。

      有一天,有一群人類因為戰爭的關係而翻山越嶺逃到了這塊土地上,他們向龍族祈求可以在這塊土地上過生活。雖然一開始內部有一些不希望改變現狀的反對聲音,不過大部分的龍族還是因為善良的本性而同意人類在這邊生活,於是人類便在龍族的村落建立的新的城鎮。一開始人類和龍族之間相處的相當的融洽,龍族會幫助人類建設城鎮,而人類也將他們的知識與龍族做交流。漸漸的兩邊交流越來越密切,也開始有年輕人的人類和龍族因為相愛而通婚。

      一切的情況都很好,但是就在通婚生下了下一代之後一切都改變了。他們發現了一件事情,人類和龍族所生下來的孩子全部都是人類,不管是母親是人類還是龍族都一樣。這樣的情況讓龍族的人們感到相當的恐慌,原本就對自己的血統有相當的優越感的龍族們對這樣的狀況感到相當的生氣,他們大聲的鼓吹著這是因為人類骯髒的血統污染了龍族的純淨血統的結果,如果讓人類繼續在這邊生存的話總有一天龍族就會滅亡。於是一夕之間,龍族和人類的關係便正式的決裂了,龍族強烈的要求人類馬上離開這片土地,而好不容易在這片土地上安定下來的人類當然也不希望離開這裡,於是雙方便開始發生了衝突,到最後就變成了戰爭。

      雖然人類擁有人數上優勢,不過在龍族的強大變身能力之下人類對龍族是完全的一面倒,雖然有少數的龍族站在支持人類的這一方,不過龍族仍然在數量上佔盡了優勢。很快的,人類的城鎮被龍族給攻入,而瘋狂的龍族們只想要把人類全部殺光,以免自己的血脈再被污染。就在他們屠殺人類時,站在人類這一方的一位龍族突然變身成了前所未見的型態,並且只要一個人的力量變擊倒了數百位瘋狂的龍族並終止了這場戰爭。在這場戰爭之中,人類和龍族都受到了相當大的損傷,僅存的人類和龍族看到了這樣的慘狀也恢復了理智。他們捨棄了種族的偏見,共同生活並且依起恢復受創的村落。

      過了數代之後,龍族的血緣便被淡化在人類之中,而人們也漸漸忘卻了這一段歷史,人類在這塊土地上也開始發展茁壯,從城鎮變成的國家,也開始有外地的人類陸續來到這片土地。到了現在,關於龍族的傳說只有在皇室中有少量片段的記載流傳下來,一般的人民則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而露比則是在千年之後,又再次從隱藏在人類血脈之中的龍族屬醒過來的惟一一位龍族。

----

      最早在設定的時候是先有露比和變身的能力,到之後才追加設定了關於龍族的設定,畢竟RUBY DRAGON算是從聖獸騎士的構想衍生而來的故事(事實上,最早的露比其實是天然呆的萌系角色,所以才特地幫她加了呆毛= =)。而龍族的設定其實最主要是用了遺傳學的東西。在我的設定中,人類和龍族其實是同屬,兩個種族有著相同的DNA,所以可以通婚生子。但是成為龍族的關鍵DNA是隱性基因,所以在和人類混血時下一代所生下來的孩子會全部都是人類(人類的基因為AA,龍族的基因為aa,所以第二代的基因一定是Aa,雖然遺傳了龍族的a,但是一定是顯現出人類的特徵)。而在顯性基因有人口優勢的狀況之下,隱性基因會很快的被隱藏在顯性基因之中,像露比這樣在一千年後才又突然出現的隱性基因的孩子機率相當的低,但是並非完全不可能。

 

      我自己做構想和設定時一定是先從一張人物或場景開始做延伸,最後擴展到整個故事和世界,聖獸騎士和RUBYDRAGON的原點只是大二在上電子學時無聊在筆記本上面畫的一張有著獸耳的少女的塗鴉而已。我認為不管是故事或是作品都是為了要表達出某種意念而存在的,也許只是為了某種精神,也許只是想呈現出某個很美的景象。有時候甚至不需要世界觀,不需要言語。我寫過一個叫雪狼的故事,只是為了一隻狼和一隻羚羊躺在一起的畫面而寫出了一個故事,沒有任何一句台詞,不過卻是我相當喜歡的一個作品。下次應該會把雪狼給丟上來吧,雖然原本是想畫成30頁的短篇漫畫的,不過自己還是沒有畫漫畫的天份呀...。

rockgriff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的生活變成了早上種田,下午寫東西的養老生活......會很愜意嗎?actully not= =

還是希望能趕快找到工作,至少會有較穩定的感覺....

 

以下正文

 

洛特      21歲      身高182cm  體重75kg

弗雷曼王國的黑騎士,在小時候便因為戰爭而變成孤兒,而自己也因為仇恨而投深入戰場之中。外表看起來相當的冷靜,永遠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但是在戰場上卻是殺敵無數,進入戰場後便只會以殲滅敵人為目標,光是聽到名字就能讓敵人聞風喪膽的可怕人物。使用的武器為以殞鐵所鍛造而成的長劍,劍身雖細卻相當的堅韌。身上穿的謢具相當輕便,以活動性為優先考量。戰鬥方式也是完全以攻擊為主,較少有防守,即使是在本國的軍隊中,也有許多的士兵私下都以"瘋狗"來稱呼他。

 

黑騎士 :   弗雷曼王國的騎士團裡的特殊階層,目前總共有四人,都是王國裡武藝高強的戰士。不屬於任何單位,直接由元帥進行調派,主要從事特殊任務或是機動性的支援戰場為主。

 

洛特 設定稿

 

 

 

 

rockgriff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uby the Dragon

 

prologue

 

    這是一間相當華麗的房間,整間房間的地板都鋪設著讓人眼花撩亂的編織地毯,南面有一個相當大的落地窗,只是平時總是有兩片窗簾擋著,使得這個房間看起來總是像一個密閉的空間。在房間的正中央有一個巨大的床,床上有著看起來相當溫暖的絨絲棉被與天鵝絨枕頭,任何一個女孩子看到它一定都會想要在上面摟著柔軟的棉被好好的睡上一覺....只要它的外面沒有一個更大的鐵籠子圍住的話。

 

    這棟坐落於深山之中的別墅是由一位相當富有的商人做建造的,它並不是建來作為度假用的別墅,而是用來放置他從世界各地所得到的收藏品。別墅裡養著各式各樣從世界各地收購而來的奇珍異獸,有純白的老虎,巨大的蟒蛇,以及有著七彩繽紛的羽毛的鳥等等,整個庭院之內就儼然是一個奇珍異獸的博物館。不過這個商人最自豪的收藏品並不在庭院之中,而是位在那間華麗的房間裡。

 

    在那巨大柔軟的床上坐著一位年輕的少女,約莫是1415歲之間的年紀,身高大約155公分左右,體態相當的輕盈。她留著一頭淡紅色的長髮,帶著稚氣的臉龐上少了普通的少女該有的活力。無神的眼中是一對罕見的鮮紅色瞳孔,如同無暇的寶石一般。不過之所以出現在這間房間裡,是因為她有一對和怪物一樣的耳朵,形狀如同蝙蝠的翅膀一般,但是耳朵的邊際卻又長著像是蛇的鱗片。她出生於一個平凡的小村落,父母親都是很正常的普通人。從她出生的那一刻起,村落便陷入了一陣恐慌之中,有人認為她是惡魔的孩子,也有人認為是受到了詛咒,她的父母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由整個村落的人來決定要如何處置她。就在村民們決定要將她燒死以免整個村子受到影響的時候,聽到風聲的商人出現了。他以相當高的價錢買下了這個女孩,而且給了整個村莊的所有人家一筆錢,村民們拿到了錢,而這個惡魔也不會出現在他們眼前,大家也就同意了這筆交易。從那時候開始,她便一直生活在這個小房間裡,由一位女佣專門照顧她的生活。

 

    今天又是商人來到這個別墅的日子了,一大早少女就被佣人帶著清洗身體並且換上了漂亮的衣服等待著商人的到來。商人平時都在世界各地進行買賣,大概2-3個月會來到這間別墅住個幾天。少女並不喜歡這個主人,除了因為這位主人一直把她關在籠子裡面之外,最重要的是她很害怕商人看著她時的眼神....那是一種貪婪的眼神。今天和以前一樣,佣人打開了籠子的大門退了出去,傷人則是站在籠子外面看著她,不過不同的是,今天的眼神讓少女感到特別的害怕。商人說了一些話,然後走進了籠子抓住了少女。少女開始掙扎,雖然她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但是內心深處自然而然的生出一股恐懼感。商人的力量變得越來越大了,少女因為被緊握著的雙手的痛覺發出了哀嚎,但是商人像是沒聽到這些聲音似的繼續進行他的動作,他開始由胸口撕開了少女的衣服並且開始撫摸少女的身體。少女心中的恐懼感不斷的漲大,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恐懼感開始掩蓋過了少女的心智,同時,在恐懼的深處,另一股波動開始慢慢顯現出來。商人的動作並沒有停止,可是少女已經沒辦法去感覺到發生了什麼事。她只能感應到自己的血液開始沸騰,眼前的世界也開始變成了紅色,那是像鮮血一般的紅色。

 

    突然,在恐懼深處的衝動爆發了出來。這股衝動蓋過了恐懼,壓迫著少女僅存的微弱意識。在模糊的意識中,她只感覺得到從鼻子深處和喉嚨裡傳來的鮮血的味道,還有越來越遠的喊叫聲........

 

 

 

第一章   相遇

 

 

    很久很久以前,這塊土地並沒有人類的存在,後來人類到了這塊土地開始生根發芽,由聚落變成城鎮,最後建立了國家。到了現在,這個大陸分成了兩個國家,西方的弗雷曼與東方的克爾雷特。兩個國家為了爭奪這塊土地,已經持續了將近百年的戰爭,一直到目前還在持續下去。

 

    在克爾雷特的領地一個鮮有人跡的荒郊小徑上,一位披著斗篷的男性獨自在路上走著。雖然全身和頭部都被斗篷給遮住,讓人看不清他的身形,但是在背後的長劍卻也相當引人注目。雖然劍鞘和握柄都被麻布給包覆起來,劍身並不寬但是長度卻相當的長,從劍韒的尾端已經在膝蓋以下來推算劍身長度應該在120公分以上,並不是尋常人會使用的武器。不過在這個兩國交戰的期間,路上出現旅行的武士或傭兵並不是特別奇怪的事。隨時都可能發生的戰事讓不少外地的傭兵團或是遊蕩的武士到此地來尋找機會,而各地的領主或大型的城鎮也都會雇用傭兵團來防禦敵人的突襲。加上幾天前附近有一個城池被克爾雷特給攻了下來,一般人看到這位男性的打扮會直覺的認為應該是在戰場中戰敗逃跑的傭兵吧。

 

    背著長劍的男性繼續低著頭慢慢的走著,並沒有注視著前方或是觀賞四處的風景,似乎是在想著事情的樣子。突然,背劍的男子停了下來,並把頭稍稍的抬了起來。接著在遠方的樹林裡傳來了凌亂的腳步聲以及男人的喊叫聲。

    「在那邊!」

    「不要讓她跑了!」

    「從左邊包夾她,截斷她的去路!」

 

    從聲音聽來似乎是一群人在追捕一個女人,而且隨著聲音越來大聲,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他們是以很快的速度朝著男子所在的方向過來。不過隨著追捕的人群的逼近,男子依然是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就像是一尊雕像一般。突然,「沙」的一聲,左邊的樹叢中快速的閃出一個嬌小的人影,那個人影看到了前方突然出現的男子也感到相當吃驚,冷不防的緊急煞住並且想往旁邊閃過,似乎是認為這位男子也是要來追捕她的人。不過在緊急的變換方向時卻是不小心絆到了腳,讓那個人影在地上跌了一跤並且在地上翻了兩圈,最後倒臥在男子的身旁。

 

    背劍的男子將目光放到那個人影身上,那是一個有著一頭醒目的紅髮的少女,穿著質料看起來相當高級卻又破爛不堪衣服,不過比起少女的樣貌,更讓人注目的是少女全身沾滿的血跡。全身染血的少女似乎是在剛剛跌倒的時候扭到了腳踝,雖然努力的想要站起來繼續跑卻沒有辦法,只能看著眼前的男子慢慢的掙扎著往後爬。男子突然把目光從少女的身上移開,往少女跑過來的方向看去,也正在這個時候,追捕著少女的人們開始從樹林中出現了。

 

    這一群追捕著少女的人們大約有十數個人,手上各自拿著不同的武器,身上也都穿著各式各樣的防具,從行動和裝備看來並不是正規的軍隊或警備隊。追捕者們看到站在少女身旁一動也不動的男子也覺得有點意外,加上看到男子身上背著一把長劍,也沒辦法知道他的來歷和意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這時其中一位比較性急的人直接地跑到男子前面喊著「讓開!」一面伸出右手就想推開男子去抓住那為全身染血的少女。

 

    就在下一瞬間,那位想去捉住少女的人卻突然往後騰空飛起,接著重重的摔倒在追捕者前方的地面上。其他人看到這樣的情景都先是呆了一下,接著馬上都拔出武器吆喝著準備一擁而上。不過這時背劍的男子依然是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只是慢慢的把伸出的右手收回斗篷內,並沒有拔出背在身後的長劍。一時之間形成了追捕者與男子之間對峙的局勢。

 

    「傭兵嗎一共有12個人。」男子在心裡暗暗的數著。

 

    在這個時候,一位像是領導者的人從摔倒在地的人旁邊走了出來並比了一下手勢,其他人看到之後便很快散開為成圈狀將男子和少女包圍在中間。領導著帶著咧嘴的笑容走到了男子的前方,那是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性,從壯碩的身材和身上許多的刀疤來看應該是一位身經百戰的戰士,一邊走過來的同時還一邊把玩著左手手上的寬刃劍。大約在男子前方10步的地方,領導者停了下來,並且開口對著男子說著:

 

    「這位朋友,我的手下不小心冒犯了你真是相當的抱歉。不過我們追這個獵物追了一陣子,底下的人難免有點心浮氣躁,還希望你可以多多包涵呢。」帶隊的男子一邊說著一邊暗暗的打量眼前這位男子,估算他應該只是路過的旅人或傭兵。

 

    「我相信大家都不想再多惹一些事端,我們只是要找你身旁的那隻小貓而已。剛剛你對我的手下做的事情就當作的是一場誤會,只要你當作沒事離開的話我們也不會為難你。」剛剛被摔倒在地上的小嘍嘍聽到這句話臉上雖然露出了很生氣表情,卻也是敢怒不敢言。

 

    男子再次往旁邊向那位少女望去,這次他仔細的觀察著眼前這位少女。少女不只是有著紅色的頭髮,還有一雙像紅寶石一邊鮮紅的瞳孔。身上的衣服相當的殘破,不只是裙子和袖子都有被樹枝都破的痕跡,連胸前的衣服都被撕破,露出了大半與身上紅色的鮮血有相當大的對比的純白肌膚。不過少女的身上只有許多的擦傷,並沒有嚴重的傷口,所以身上的血跡應該是別人所留下的。

 

    就在觀察著少女的同時,少女正用很驚恐的表情看著自己。紅色的瞳孔放得相當的大,全身不斷著發著抖,急促的呼吸聲中伴隨著些許的像動物般的低嗥聲,像是在看著要將自己殺死的猛獸一般看著男子。這樣的表情又再次觸動了男子內心的痛處,這幾天在腦袋裡揮之不去的影像又清楚的浮現在男子的眼前。

 

    「為什麼要追殺她?她做了什麼事情嗎?」男子回頭問著眼前的領導者。聲音並沒有帶著感情,不過聽起來這位男性的年紀並不是很大。

 

    「這與你無關,小子。很多事情還是不要知道太多比較好,這才是活在這個世界上的生存之道,問太多事情可是會招來麻煩的喔。」領隊的男子帶著一點不耐的神情看著這位青年。「識相一點就趕快消失在我們的面前,我們可不會介意再多殺一個人。」領導者對於男子不帶感情的回應方式也感到有點生氣了,開始用相當直接的方式要男子馬上離開。

 

    男子並沒有聽他的話馬上離開,而是伸出右手解下自己身上的披風。一直到這個時候,在場的人才真正看到這位男子的樣貌。他是一個看起來約莫20歲的年輕男子,臉型略微消瘦,漆黑的頭髮雖然蓋住了右半邊的臉和眼睛,但是左眼犀利的目光卻也讓人感到相當大的壓迫感。男子身上穿的衣著是全身黑色的軍服,肩上披著黑色的披肩,身上穿著銀色的胸甲,胸甲和衣服上都帶著乾掉的血跡。從他身上著裝備和服裝樣式來看,應該是一位位階不低的軍人或是從軍的貴族。

 

   「不想惹麻煩的話就趕快消失在我的眼前吧。」男子依然用一貫的沒有感情的聲音說著。說著話的同時,男子也已經把背在背上的長劍放下來,接著用左手握著劍鞘,不過他還是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看到這一幕的嘍嘍們也因為這意料之外的狀況而愣了一下,接著便開始鼓譟起來了。

 

   「小子!要出手嗎?」

   「這個人的腦筋是不是有問題呀?」

   「囉嗦這麼多做甚麼?還是直接把兩個人一起殺了吧!」

 

   「小鬼,想逞英雄也得看看場合吧。」領導者也因為眼前這位男子意外的反應而感到相當的錯愕,他開始認定這個人不是腦筋有問題就是從小養尊處優,沒有見過世面的年輕貴族。不過就算他是貴族子弟,在這偏僻的荒山小徑殺了他也不會有人知道。想到這裡領導者的表情也從原本的生氣變回了冷笑,把刀舉起到胸前擺出戰鬥的態勢。

 

    「我不知道你是哪邊的貴族子弟,不過你如果以為我們不敢出手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大家上,先殺了這個小子再來處理那那個女孩!」領導者舉起手上的刀一邊揮舞衣邊大聲的喊著,其它的傭兵們變擺著戰鬥的架勢慢慢的縮小著包圍圈,準備一擁而上解決眼前這位少年。

 

    「受死吧,小子!」一看到有報仇的機會,剛剛被摔倒的男子便握著長劍第一個衝上來,雙手高舉著長劍就要往男子的正前方砍下去。

 

    就在這一瞬間,男子突然壓低身子,右手握住劍柄,左手將劍鞘往後甩出去。下一秒鐘,就在所有的人都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時候,男子的長劍已經將衝上來的男子沿著左胸前砍成了兩半。瞬間大量的鮮血從分成兩半的肉塊噴出,沾滿了男子的身上和出鞘的長劍。這幅駭人的景象也讓現場所有的人都呆立在原地動彈不得,而在場的人也終於看到了那把長劍的真面目。那是一把相當細的長劍,雖然有著雙手劍的長度,但是劍身卻比普通的寬劍更細,更特別的是這把劍的劍身居然是黑色的,和男子身上全黑的裝扮倒是相互呼應。

 

    殺了一個人之後,男子又回到了一開始站著的姿勢,右手握著的長劍自然的垂在地上,依舊是面無表情,毫無防備的樣子。傭兵們和領導者都這突然的狀況給嚇呆了,一時之間整個場景就像是一幅畫一般靜止不動。

 

    幾秒鐘之後,其中一位傭兵打斷了沉默,他用驚恐的聲音搭聲的喊著:

 

    「他是黑騎士!!!」

-------

以下雜談

果然自己的心還是一直沒有辦法定下來,這部分寫完了一陣子,現在才有心情放上來...

第一章總共會分成三段來寫,下一段主要是描寫男主角的部分,不過什麼時候會寫完丟上來又不知道了= =

改天應該會先丟男主角的設定稿上來就是。

rockgriff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